关于傅胜龙首页 > 关于亚虎国际 > 关于傅胜龙

 

傅胜龙:“从地里长出来的”财富哲学

 

他是大汉集团的灵魂人物,不可或缺。

他将大汉集团推向一个个高峰,年销售收入连续翻番突破三百亿元。中国企业500强,湖南省民营企业综合排名第2位,中国钢贸企业百强第2位。一系列荣誉随之加冕。

而他的双脚依然扎在泥土里,言谈举止之中,散发着有质感的泥土气息。

和当下红得发紫的地产大亨——-任志强、王石等,几乎同一时期向房地产行业发起冲锋,而方向相悖,他借鉴了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思维,将目光直接投向县级城市的城镇化开发。

他,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?

61910:30左右,在长沙经开区碧桂园凤凰酒店,身着蓝色短袖T恤的他,自然坐在沙发上,和记者对视交谈,而给人的印象是爽朗笑声的背后充满着哲思。

他是农民精神的最佳代言者之一,他信奉,庄稼都是从地里长出来的,天上不会掉庄稼;

他是一位真正的哲学家,在当下人工和原材料成本重压下,他追求政治先进,将红色文化的因子植入企业,抛出了价值观就是生产力;他引导企业管理者加强哲学修为,有一群懂得辩证看问题人群的企业,生命力是极富韧性的;

而让人略显意外的是,虽然朴实到极致,而且是数学专业出生的他,但却还是一位“诗人”。

“洒尽银辉何足惜,于无声处听他音。”这是他闹中取静的诗语。

一天工作时间超过18小时,而在生活方面,他又过于苛刻。有一种声音在问,“累吗?”

“正追无穷景,哪有烦忧时。”这是他的回音,这10个字里,也显出了他和大汉的张力。

他,是傅胜龙,大汉集团董事长、总裁。

 

忙人:每天工作的时间超过18小时

619日晚上,长沙经开区碧桂园凤凰酒店。傅胜龙如约出现。只不过简单招呼之后,他走向了另一边,和早已约好的管理咨询公司高管人员开始商谈大汉的管理体系。因为相隔不远,可以隐约听到他激昂的语气,看见挥动的手势,踌躇满志的样子。接待完管理咨询公司,大汉物流公司的人“截”住了他,神情严肃的会谈又持续了半个多小时,待几个人眉头舒展之后,彼此才站起身来。随后,又半路杀出一个“程咬金”,请示汇报工作……

就这样连续接待3批客人之后,时间到了10点半,他终于来到记者所在的茶几前,身穿蓝色T恤。“不好意思,久等了。”这是傅胜龙的第一句话,没有递烟之类的客套。“公司成立了管理科学工程中心,在推行基于合约的PDCA管理,现在还处于起步阶段,有些管理方面的东西不得不谈。”

“类似于这种夜谈判,不是偶然,而是常事。”接近傅胜龙的人士透露,傅胜龙时间被精细地安排,每天工作的时间超过18小时。

一个纪录是,曾经在30个小时内,他飞了5个省会城市,为了赶时间,经常泡方便面充饥。

由是观之,他的另一面就是“狂人”,傅胜龙只是比较“极端”的一个。

在这个圈子里,“忙人”成群。听说,马化腾凌晨12点也不下班江南春从早8点工作到凌晨2库克早上4:30开工周鸿祎过年也在加班顺丰王卫每天工作14个小时坚持19年……

在傅胜龙的财富字典里,工作就是生活,没有楚河汉界。

在生活节奏提速的背景下,“累”的气息充满了社会的各个角落。忙碌至此,所求何在?傅胜龙的观念是,“正追无穷景,哪有烦忧时。”更谈不上累字。

傅胜龙认为,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做了自己没有需求或者不乐意的事情,“比如对于那些痴迷打牌的人来说,通宵熬夜是不觉得累的。”他风趣地说。当然,他所痴迷的“无穷景”包含了很多,有业绩带来的荣誉和社会给予的掌声,也有城镇化过程中被需求的快乐,以及实现自我价值的满足。

纵向来看,这些年来,傅胜龙和他的大汉赢得的掌声,基本来自双峰、永顺、绥宁之类的省内县级城市。那里需要他,而且放眼未来,还有更多的县域城镇等待着他,这让他乐此不疲,而改善这些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,让他快乐无比,他很享受这样的过程。

 

智者:目光向下,农村包围城市

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,把握需求的度,傅胜龙在战略方面善于出奇招。

1998年,应该是中国房产美好时代大幕开启的头年。

这个年份,任志强、王石等房产大亨,至今十分怀念,因为这一年73日,国家出台23号文,其主要内容就是启动内需、开始房改、取消福利分房、以经济适用房为主,中国的房地产业开始苏醒。

以房产为引擎的财富积累迅速翻倍。

而当这些房产大亨携款进入大都市、大城市造房之时,傅胜龙目光向下,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,将战线布局在县级城市,挺进中小城镇开发领域。

而今,中小城镇化路径被提上日程。再回首,傅胜龙早在十多年前就捕捉到了中小城镇化的红利。

为何选择将目光向下?“需求是最主要的,包括市场需求和人民需求,县城开发需要我们,而且说实话,当时我们的实力和条件有限,很难打入长沙这样的省会城市。”傅胜龙的需求哲学十分直接。

2000年的一个夜晚,在双峰县城破旧的街道上,苦于县城没有一条高规格路的县领导和傅胜龙展开了一场对话。经过一番思考和论证,傅胜龙应允。随后,一条长6.7公里,宽60320国道绕城线将双峰县城扩大了17平方公里。2002年,拥有600个商铺的大汉建材城落成。2005年,巨龙家园、巨龙御园、大汉龙庭等高档小区相继推出。

按照傅胜龙的理解,房地产开发不是简单地造房卷钱,而是激活当地经济的系统工程。投资的目的在于引发消费,如果不能产生消费,那就是无效投资。

“修好一条发展路,建设一座致富城,营造一个温馨园”的大汉模式顺势而生。

在傅胜龙的理解中,“民营企业只有一条命,”每一次民营企业的投资,都是带风险而去。只有投入的资本带来消费,才能形成有效投资,不能带来消费的投资是无效投资,是一种资本的浪费,就会形成通胀或通缩。同时,也只有获得更多的消费回报,才能形成良性循环,确保民营企业的发展,以便后期进行更大的投资,解决更多的实际困难,改善更多人的生活。

如此正能量的循环,让大汉模式不断扩张。

正因为如此,傅胜龙决心大规模“请农民进城”——要在百万人口的县市建立起20万人以上的县城,建立系统的投资与消费体系,使投资区域成为县域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中心,打造拉动县域经济发展的引擎,不断触发正循环。

截至目前,大汉在溆浦、永顺、桃江、云溪、澧县、石门等30来个市、县、区布下项目。这不是终点。傅胜龙引出了大汉的“百城战略”——计划用20年时间,在100个县城实践大汉模式,为县城加速推进城镇化建设提供有效的系统解决方案,让1亿人受益。大汉模式持续发酵。

 

哲人:庄稼都是从地里长出来的

资本如流动的水,驾驭需要更多的智慧。

傅胜龙驾驭资本的哲学,讲究接地气,他始终认为,庄稼都是从地里长出来的,天上不会掉庄稼。

思变和实践,在傅胜龙那里都会找到一种个性表达。

1993年,不甘于清闲岗位的傅胜龙“下海”经商,涉足钢材贸易。那年,他刚好31岁。事实上,当时涟钢周围已经有上千家钢贸公司。

在当时商品稀缺的年代,钢贸商大多是等客户上门,而傅胜龙“胜”在“走出去”,变“坐销”为“行销”,骑着摩托车,辗转于县城之间,通过薄利多销战略,战胜了各种“妖魔鬼怪”赚得他的第一桶金。这里的妖魔鬼怪是指企业创业过程中的荆棘。

“《西游记》里,是谁成就了唐僧?是孙悟空吗?不,成就唐僧的正是那群妖魔鬼怪。”傅胜龙认为,人人都是唐僧,都想去自己理想的“西方极乐世界”,但这个过程必然要和各种妖魔鬼怪较量,这些妖魔会让你难受,但也正是它们让你变得强大起来,帮助你到达彼岸,所以要感谢它们。

而一些企业家在遇到“妖魔鬼怪”时,试图从书本和经验中寻找治病良方。傅胜龙反而观之,尽信书不如无书,“所有的书都是昨天、前天写的,怎么能解决明天,后天的事情呢?”他建议,在认知事物的时候,一定要总结内在的规律,而不能只停留于表象,“很多人就是栽倒在他过去积累的经验和知识里面,所以我说,成功是失败之父!”

正是基于“庄稼思考”,傅胜龙对很多问题都有原创性理解。对于经济问题,他也有着独立的哲学思考。在当前对市场经济的一片赞誉声中,他敏锐地观察到计划经济的优势。他认为,计划经济的大数原则就是市场经济。企业家投资必须得到回报,因此,企业在内部一定要保持着一种高度的计划经济运转体制,而这些企业进入市场中开展良性竞争时,优胜劣汰,便又形成了巨大的市场经济。因此,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是矛盾的两面,相互依存而存在着。

资本若入手,如何来管理?傅胜龙的观点是,取决于我们的眼光。比如赚今天的钱靠机会,赚明天的钱靠服务,那么赚后天的钱就得靠诚信,“公司创业初期,我们曾经把收到手的17元每吨的装车费又退12元给客户,这就是在播种诚信,是在为后天赚钱。”

不过,傅胜龙认为让资本升值的关键点,是把资本当成一种社会责任,而不能将资本理解为一种享受的特权——用资本去让香车宝马等物质享受兑现。

当前,很多人的逻辑很简单,赚钱很辛苦,所以要通过消费来补偿,拥有香车美女,拥有特权,是他们所追求的。而傅胜龙,在意社会给予的掌声,他把“资本=责任”写进了大汉的核心价值理念,每一分资本的增加,都让他感觉又多了一份责任,正比循环伴着大汉一路壮大,也让其所承担的社会责任也越来越大,社会回馈越来越多,不敢懈怠。

这些思想财富,都是大汉这片沃土里的原生态庄稼。